展览  帕洛玛·瓦尔加·薇兹:狂野一族  返回

帕洛玛·瓦尔加·薇兹:狂野一族

2018/06/09 - 2018/08/18
参展艺术家:帕洛玛·瓦尔加·薇兹
展览作品

    展览介绍

    帕洛玛·瓦尔加·薇兹(Paloma Varga Weisz)的新展《狂野一族》正于赛迪HQ画廊(Sadie Coles HQ)进行展出,展览展示了一系列椴木雕塑的新作品。这些作品回顾了她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,在巴伐利亚作为木雕家的艺术初期经历,同时也反映了她在30年的职业生涯中发展起来的个人形象——超现实、神话学和现代主义。

    展览的中心是一个关节型的木制人偶——真人大小的艺用人体模型——用绳索以杂技般的姿势悬挂着。这暗示了从木制替身或“人体模型”中汲取灵感的悠久传统,同时也暗示了洋娃娃、或者商店的人体模型,作为身体的替代品,有着超现实主义的魅力。瓦尔加·薇兹的雕塑悬挂在画廊的上方,看起来似乎准备好了扮演多种角色——它球体关节的四肢意味着它可以改变姿势,并变换其寓意。瓦尔加·薇兹的雕塑形象与传统艺用人体模型的无特征、中性的模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给人留下了“真实”的印象——它有着男性生殖器和粗糙的、隐约的面部特征。它游移在艺术范式和人类主体之间,暗示着一个粗糙的道具和一个有生命的身体——充满生机和情欲。

    在展厅周围,瓦尔加·薇兹摆放了一组雕刻的人物,他们以同样的方式,在通用类别与特殊个体的共振中摇摆。其中一件作品是混合型的:一部分是人,一部分是狗。这种奇怪的生物令人联想起神话或民间传说臆造的事物,但它沉思表情和步履蹒跚的姿势也蕴含着心理现实主义和特异性。它可怜地用两条腿站立着,长着一双下垂的大耳朵和六只丰满的乳房,既悲伤又滑稽,内部包含着双面的情绪,而这种情绪在瓦尔加·薇兹的作品中反复出现。另一个角色是一个浑身起疙瘩的男人,以杂色的石膏作为最后一道工序,让人回想起中世纪用石膏工艺和绘画在木头雕像上,来赋予它们逼真的效果。

    在一系列的雕塑作品中,这位艺术家展示了细长的女性裸体雕塑,这些雕塑简化了一些特征,让人想起了现代主义雕塑中粗制的“原始主义风格”雕刻,在这些雕塑的头部有小的圆形容器。他们的简洁被仪式感的、或者是不切实际的感觉所抵消:每个女人都温柔地把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,创造出一种有节奏的重复姿势,而容器则暗示着一个杯子、帽子或建筑物——要么是烟囱要么是基座。每一具身体都是一种基座,类似于奥古斯特·罗丹雕刻的雅典娜大理石雕像,她的头上长着一座神庙;也类似于用来支撑神庙屋顶的女像柱雕像。这尊雕塑的灵感来自于装饰艺术的传统,在一件描绘一只寂寞的猴子拿着一个鹅蛋的作品中得到了延伸。

    在其他地方,瓦尔加·薇兹运用雕塑上的构思,将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融合在一起——平面化的宁静被一种富有表现力的现实主义所取代,这种现实主义让人回想起弗朗茨·萨沃·梅瑟施密特(Franz  Xaver Messerschmidt)那表情夸张,做着鬼脸的作品。

    在她最新的作品中,瓦尔加·薇兹继续审视和反思雕塑的种种呈现和观看方式。在不同的情况下,基座对雕塑是不可或缺的——从同一块木头凿出来,就像头像方柱一样。在其他地方,基座的使用体现了现代博物馆的展示和艺术品展示的历史系统。在其他时候,例如在中央悬挂的雕像,作品已经摆脱了自身传统的牵绊。


    展览评论

    关于艺术家

    帕洛玛·瓦尔加·薇兹1966年出生于德国曼海姆,目前生活和工作于德国杜塞尔多夫。她曾就读于杜塞尔多夫的艺术学院。主要个人展览包括2017年德国霍尔茨海姆Thomas Schutte基金会举办的《Skulpturenhalle》;2016年德国多瑙埃辛根Fürstenberg Zeitgenössisch举办的《Kabinettstück》(由Moritz Wesseler策展);2015年在奥地利萨尔斯堡Salzburger Kunstverein举办的《Glory Hole》;2015年在意大利都灵的里弗利当代艺术馆举办的《Root of a Dream》;2013年在德国不来海港Kabinett für aktuelle Kunst、都柏林海德美术馆和德国勒沃库森的牟尔斯布鲁伊士博物馆(与罗斯玛丽·特罗克尔(Rosemarie Trockel)联合展出)举办的《Krummer Hund》;2011年在卡迪夫Chapter的《Spirits of My Flesh》(2006年在都柏林海德美术馆展出)。2017年,一本记录瓦尔加·薇兹的展览《Root of a Dream》的新书由都灵的里弗利当代艺术馆出版。